何事年

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写同人文,不管是什么题材,首先要对两个角色有爱吧?永远在怼另一个的能不能赶紧滚,角色之间有没有爱小红心小蓝手最明白了

萧平旌林奚

江湖悠远,逍遥自在,愿旌奚在山水百草间平安喜乐,白头偕老。

每天嗑糖的喵妙妙:

#占TAG做一下个人的小合集


【手动高亮】emmm在陆地坑里呆了有两个多月了大概写了挺多(?)这里做一个小整理,另外想找寻乐乎的写陆地的太太一起做合集出一个陆地的短篇同人本,不知道小仙女们有没有想要的w有意向出本的写手或者画手太太请毫不大意地私信我呀么么哒w


以下是在下这个没用的lo主的合集


【搞笑向】


《用万万没想到的方式打开鹿迪》系列


1)(2)(3


《我喜欢的人好像有点蠢》:


1


《豆丁狍子与萝莉迪》系列:


1)(2


《小小的爱人》:


贺文


《迪鹿姐弟恋的可兼容性报告》:


)(


《今天这个没用的lo主又写了什么》:


正文


 


【知乎体】


《有一个很爱吃的女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正文


《父母感情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系列:


1)(2


《有一个力气大的女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正文


 


【变态向?】


《亲爱的Lily》:


)(


 


【大长篇】


《他与她的未尽之言》:


1)(2)(3)(4)(5)(6


番外:


《夜光机场》


《雨后初霁》


《贺子成婚》


 


 


啊……这么一整理感觉自己好勤快QAQ


感谢大家可爱的小红心的支持w躺平陆地坑底不动摇辣


所以 小仙女们会买陆地的本子吗?ww


比哈特

【沙李】【PWP】First time

Mephisto·Schrodinger:

鬼畜!沙x腹黑!李


强强向,针锋相对貌合神离有。


温柔的第一次,老爷车水平。


不喜慎入!不要手贱!


由不能上皮的某人和不能上号的某人合力打造。


祝您旅途愉快。521快乐:)


——————————


01


李达康省略了质疑沙瑞金审美的步骤,利落地开始脱衣服。


他觉得自己这个年纪了,真的出去卖屁股也卖不了多少钱,怎么都不亏。


综合评估了一下两人的综合年龄水平,和对应的能力水平之后,他做了个二十分钟结束战斗的预估。


一小时三十七分钟。


李达康喘息着趴在沙瑞金办公室的沙发上,连抬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但还是偏过头看了一眼表。




老爷车





沙李 | 汇总

结巴患者:

占tag抱歉




短篇合集 


部分篇章有上下关系




第一篇:酒后决策


第二篇:执行决策时总会发生意外


第三篇:意外发生后的应急方案


第四篇:休息计划


第五篇:慰问交流


第六篇:突袭夜访


第七篇:紧急情况


第八篇:直呼其名


第九篇:好久不见


第十篇:久旱逢甘霖




番外一:老来伴儿


番外二:新人旧衣


番外三:老相识(上) 老相识(中)




日常段子:胡渣

汇总

存档

沙茶:

把东西都整理到一起方便大家看吧。


傻白甜:小段子   日常   消遣   锻炼   家务   起床气   


              礼物   见家长   避嫌  将错就错   醉酒    瘾   


              失眠    白头


正经一点:食髓知味   一念之差   以权谋私&   


                 破镜重圆   半醒


老爷车存档:链接  密码:3o4z

?:

说好的车…
我的账号不会被查封吧( ≖_≖​)
把前面的两节也做成长图片一起上传了,本来昨晚就写完了想发的,但是上传了以后发现糊成狗,就只好换了个app重新截了一下图。
并且我那时候还在忙着写两学一做心得体会……
请党和人民原谅我【微笑脸】
其实后面还写了一部分,但是卡出翔,只好先传这些吧。
张丰毅是我的!!!
谁都不能和我抢!!!

【白鹿原】【沙李衍生】补心;白嘉轩/鹿子霖;部分剧情来自原著,有改动;略带肉渣

太喜欢了!

嗨呀我腰不硬:

这大概是个替沙李前世做的一场春梦。


警告:脏话,粗话


首段试毒:


鹿子霖从小就白啊。


跟好看的姑娘扑了粉一样,还要透着水灵。


“你该姓白。”七八岁一个脏孩儿蹲在岸边,怀里抱着一捧衣服。


“你爹才姓白!”


“我爹就姓白。你来跟我姓好不好?我娶你做媳妇!”


“娶你娘的蛋!把衣服还我!”


“你腚沟子最白!白沟子的小媳妇儿!鹿子霖,白沟子小媳妇儿鹿子霖!”


蹲在水里的鹿子霖终于忍无可忍,扶着鸟子立起来,对准白嘉轩的门面就是一泡。


白嘉轩真给呛了一口。愣了愣,“哇”地大哭起来。


“鹿子霖!我再也不跟你好了!”


鹿子霖也“呜呜”哭了起来。


他的衣服全叫白嘉轩丢在水里了。


这时两个孩子还未结仇,数不到十个指头,又赛着爬树,双双挂在了树上,挣都挣不下来。


白嘉轩高一点儿,鹿子霖低一点儿,一棵树上结着两个娃娃,等着各自的爹去摘。


全文链接:


http://www.jianshu.com/p/24b5d8b726e6
tag不妥还请大家告知~